逝者 走进“广告狂人”叶茂中的艺术人生
发布日期:2022-01-17 17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金沙县税务局扎实推动党史学习教育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美式“甩锅主义”分析!中国著名营销策划专家和品牌管理专家叶茂中,于2022年1月13日在上海去世,年仅54岁。14日深夜,叶茂中营销策划公司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信息确认了该消息。

  每经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,资本大鳄、著名收藏家刘益谦悼念称:“兄弟叶茂中于昨晚(指1月13日)22点离开了生命中最亲爱的人,我等遵嘱茂中兄,一切从简,也感谢各界朋友对茂中兄的爱护,茂中兄是我人生见过的最有才华的男人,他的创意营销,他的书画创作,都让我佩服,从2019发病茂中兄一直辛苦的与病魔作着抗争,医护人员也是尽心尽责,无奈现代医学无法战胜,天妒英才茂中兄还是去了天堂,逝者如斯,兄弟,哥哥会一直想你的,你的家人也一直会想你的,安息我的兄弟。”

  你可能不熟悉叶茂中这个名字,但很难逃过他在电视时代和互联网时代制造的大量广告流行语:从“恒源祥,羊羊羊”、“今年过节不收礼,收礼只收脑白金”、“地球人都知道”、“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”、“一年逛两次海澜之家”,到近几年电梯里无处不在的“赶集啦”、“旅游之前,先上马蜂窝”……

  叶茂中用他特有的简单粗暴,打造了无数一声入耳的经典广告案例,也因为他的营销方式备受争议。在广告圈,许多国际4A公司对叶茂中的套路不屑一顾。但同时,也有无数广告人将他的《营销的16个关键词》《冲突》等著作奉为行业经典,认为他在这三十多年的中国商业发展过程中,总结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和理论。

  打开叶茂中的微博,最新的一条微博停留在2021年6月,他分享一篇龙美术馆(重庆馆)举办大型个展“叶茂中画展”的文章,刘益谦为该艺术展策展人。

  对于绘画,叶茂中始终心存感恩。他撰文《感恩有画》历数自己与美术结缘的历程,他说:“一个人活在世上,有自己真正爱好的事情,那活的真真的叫有意思。世上有味之事,如诗如画、如哲学,往往无用。吟无用之诗,作无用之画,读无用之书,却因此活得更加有滋有味。‘不为无益之事,何以遣有涯之生’。感恩有画,为自己保留了一个开阔的心灵空间。获得一种内在的从容和悠闲。”

  2021年5月28日,由龙美术馆创办人刘益谦先生担任策展人的“叶茂中画展”巡展至龙美术馆(重庆馆),举办了盛大的开幕式。

 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曾在“叶茂中画展”开幕式上表示:“叶茂中先生在病中仍在坚持创作,让人大为感动,也没想到叶先生一个搞策划的人士,能画得这么好、这么专业,明显看出他对古代先贤的学习和突破。希望西南地区的民众也能认识到叶茂中书画的魅力,知道他不仅仅是一位营销大师,还是一位出色的画家。”

  “叶茂中画展”由龙美术馆创办人刘益谦担任策展人,分为“感恩有画”、“扬帆起航”、“会师先贤”、“师法造化”四个区块,尽可能在一定的时间轴上呈现画家的创作全貌,并勾勒出画家在西画、师古、写生等各门类绘画上的学习及创作轨迹,展现一位徜徉于笔墨与造化中的叶茂中的心灵及艺术世界。该展览在上海首展的基础上特辟艺术长廊,分享“叶茂中研讨会”二十余位学者、艺术家对画展及叶茂中艺术创作的精彩发言内容,并设影像播放专区,呈现上海首展开幕资料。

  我四岁的时候,父亲在香烟壳背面给我画了一条船,只是几根线,船就出现了,扬着帆,在水上漂着,我觉得很神奇。

  父亲并不会画画,但我们家祖辈都在水上讨生活,船对我父亲而言太熟悉了,只是他没想到他随手这么一画,却影响了我一生。我也拿着笔照着画,一画就停不下来,一画就是几十年。

  八岁时,我到陆地上小学,最喜欢上美术课。我就读的泰州大浦小学,有个校办工厂,做彩色蜡笔。学生每周也有劳动课,就是把蜡笔分成十二色,装到包装盒里。碰到断支的,我们拿一些也被允许。从此我的船儿便有了色彩。母亲给的零花钱,都攒起来买连环画,临摹连环画上的人物、鞍马伴我度过整个五年小学生活。

  念中学时我的美术老师叫刘正芳,他是泰兴人。泰兴有八大家画店,画店有裱好的轴,画心是空着的,他往里面画山水、鸟兽。刚开始我帮他上色,逐步地我也能依样画葫芦,从那时起,我心中的船儿在画轴上升起风帆!

  中学毕业后,我白天就在家画这些轴,晚上就去轮船码头候船室画等船的旅客。那时候自发写生的画友,多时达二十多人。一年四季那儿就像是一个固定的大画室,即便寒冬腊月,飞雪漫天,也一样人不会少。那场景至今历历在目,在昏暗的晕黄灯光下,一群正在发育的少年夹着画板在旁若无人的拼命画着,画自己未来的命运。后来这批人有好几个都考上了美术学院。

  那年,文化馆和工艺美术厂同时招工。文化馆招五个美工,美术厂招二十一个。偏偏考试是同一天,我选了风险大的只招五人的文化馆,因为文化馆有一位画家老师名叫吴骏圣,他是国画大师傅抱石的学生。如果能考进文化馆,就能成为他的学生。幸运的是我心想事成了!

  在文化馆的一年,我一边画广告牌,一边经常让同事在下班后把我反锁在画室里,通宵达旦的画。加上吴老师的悉心指导,我心中的船儿扬帆起航!

  十八岁那年,我考进江苏省戏剧学校舞台美术专业。我的书画老师邰启佑也是傅抱石的学生。当年傅抱石率领江苏省国画院两万三千里写生团,只带了三名学生,其中一位就是我的老师邰启佑。

  说来缘份,我搞收藏,买的第一件藏品就是傅抱石的画,自己画山水时也喜欢用抱石皴,可见两位老师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之深。纵观这些年,我一边做营销策划,一边画画,写生足迹遍及大半个世界的名山大川。同时也在不断的收藏古今大师的作品,朝熏暮染,乐在其中也学在其中。

  一个人活在世上,有自己真正爱好的事情,那活的真真的叫有意思。世上有味之事,如诗如画、如哲学,往往无用。吟无用之诗,作无用之画,读无用之书,却因此活得更加有滋有味。“不为无益之事,何以遣有涯之生”。感恩有画,为自己保留了一个开阔的心灵空间。获得一种内在的从容和悠闲。

  《叶茂中画展 研讨会文集》里还有诸多展览背后的细节、叶先生创作、收藏的幕后故事——

  画家潘公凯提到:“我完全不知道叶茂中先生会画画,看了以后感觉好用功,花了那么大精力画那么多作品,不管临摹也好,临摹后面有一段叫临创,然后写生,这样的一些功夫花下去,是非常感人的。也听说他身体不太好,我的感受是这样的:刘益谦先生和叶茂中先生这样的组合,呈现这样一个作品展,让我感受到一种面向未来的生活态度。”

  古书画鉴定专家尹光华提到:“叶先生作品很多,临摹、写生与创作,中画、西画都有,一个工作忙碌闻名遐迩的业界巨子,能花那么多精力在画画上,说他爱画入骨髓不过分。展品中不少作品仿傅抱石,我知道他收藏有不少傅抱石的佳作,说明他欣赏傅抱石的创造力与他画中生气勃勃的艺术感召力。”

  画家方严透露,当初和老叶相识,是通过张应平介绍的,张先生是一位收藏家,他给方严介绍老叶时说,这人同常人不同,尽管他是做营销的,依然非常值得交往。他还说,老叶这个人,常会一个人静下来读读书。艺术家周春芽提到,当他听说叶茂中收藏了50多幅徐悲鸿的作品后比较吃惊,“试问还有哪位能收藏几十张徐悲鸿的作品?而且他是在比较早期就认识到这些艺术家的重要性,比如吴冠中,现在吴冠中的画价格很高,大家都很重视,但是早在十几二十年以前,叶茂中已经对吴冠中有了认识。不只是吴冠中,还有赵无极,他对赵无极的最初的关注是建立在对艺术的感知上。”

  (叶茂中 夏山图 纸本设色 方严题诗堂 诗堂:21x50cm 画心:51×70cm 2015)

  艺术史评论家汤哲明介绍,“我跟老叶认识是因为几年前一个偶然的事情,当年近代书法热还没有起来时,朵云轩收到一件蒋介石为其爱将张震手书的《横扫千军》,当时刘金旺老总定价不高,弄得我也想捡漏。结果这件东西居然举到230多万,我才听说是叶茂中买的,当时我孤陋寡闻,只知道老叶是刘益谦先生的朋友,居然不知道那么多耳熟能详的广告就出自他的手笔。后来在刘总的聚会上几次碰到老叶,才知道他是收藏圈里非常有名的大咖,有次围观嘉德拍卖黄宾虹的名作《南高峰图》(指《南高峰小景图》),抢到六千多万,非常轰动,就是老叶拿下。当然后来知道,当时是刘总让了老叶……后来刘益谦先生在朵云轩争孙中山写给王伯群的对联,拍出上千万的天价,极大推动了近代名人书法的价格,也证明他老朋友的眼光是超前的。”

  艺术家漆澜认为,叶茂中画画比常人有几个难度。第一个难度就是心理的难度,因为他是一个在社会、在人群里卷入性非常深的人。他要抽身出来平静地画画这个难度非常大。“他真的不容易,这样深深的卷入社会的人,却可以安静地坐下来画画,并且表现得如此的沉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”

  “他的第二个难度,也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。那就是对绘画近乎执念的热爱,一直保持着青少年时代的绘画直觉和热情。展出的作品,尤其是他早年的作品,可以说才华横溢。有一些作品是1986年的,差不多在18岁左右,但无论色彩构图还是立意,都显示出了早熟的才华。”漆澜说,这样的一个人后来舍弃画画改从其他的行业,在取得巨大成功之后仍然念念不忘绘画,这的确是一般人做不到的。

  “叶先生非常奇怪,有一批在2016年画的作品非常耐看,气质和技能允称善手,作为他这样一个社会卷入性那么深的人,笔墨竟然那样蕴藉沉静,可见他的才能的多面,当然也是一个自制力非常强的人。”

  在漆澜看来,叶茂中还克服了一个难度,那就是收藏家和画家之间眼界和技能的切换。“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收藏家,眼界和品鉴力太强,这时时压迫着自己的表现语言和技能,自己的理解力以及自己的语感表现力是不是可以跟得上自己的眼睛,的确是一个难度,很容易造成眼高手低的感觉。可以想象,画画的人搞收藏是很难受的一件事。”

  “我其实也有相似的一点经历,因为在朵云轩有很多年,看了很多东西,如果问这些东西对我有多大的作用,最大的作是‘打击’,我看到好东西太多了,都是我力不从心无法达到的东西,天天受这种刺激我也可以猜测,叶先生他面对这么多经典,他收藏了傅抱石、潘天寿、吴冠中的作品,这些作品对他的创作形成了直接的影响和压力,在他的作品中,我似乎看到他见贤思齐的努力,也看到他寻找自己语言的倔强的努力,他的取法是很高的,从王蒙到沈、文,再到石涛、傅抱石,这条取法的线索反应出了他不凡的审美眼光。尤其是2020年左右画的这些写生,已经是专业高手的段位了,无论语言的调性还是情绪的传达,已经找到良好的平衡感,这是很不容易的。”

  每经影视获邀,已强势入驻网易号、搜狐账号、头条号、企鹅号、百家号、一点号等平台